>>阿柒
老年小甜饼爱好者
写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【伞修伞】论村口苏师傅的技术到底怎么样

>>>伞修伞无差别

>>>给本子《你与我的荣耀》的文 解禁了放出来


这学期课少了很多应该能挤出时间来写文啦(


叶修生无可恋,叶修瑟瑟发抖。

 

他被苏沐秋硬生生地按在了椅子里,身上随意的扒拉挂着两张报纸,眉眼之间耷拉着看着苏沐秋,那表情要说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 

“好了吧,别拿着这副表情看着我,我这技术还成吧,怕什么呢。”苏沐秋穿着隔壁老大爷送的白背心和碎花大裤衩子——背心上还被叶修抽烟时给不小心烫了几个口子,一条腿踩在他的椅子上,眉一挑,眼一瞪,给叶修盯得心里有苦说不出。

 

“不是,我觉得……”叶修瞧着眼前的人露出这一本正经的微笑就心道不好,心里尽数扭成了九曲十八弯,开口尽是酸楚的语气,“万一剪坏了可咋办?”

 

“能剪坏吗?我试试,我觉得我技术还成啊。”苏沐秋把脸凑了过去,戳了戳叶修的脑门儿,又对着他那头不甚打理的乱毛认真地瞧了一会儿,“正好给你清理一下,太乱了。”

 

“别吧,哥,你那技术怕是从巷子口老王那才瞅了几眼回来的吧……”叶修嘟嘟囔囔。

 

“好了!坐好别动!再磨磨蹭蹭今晚不想吃饭了啊?”苏沐秋往叶修脑袋上虎揉了一把,“今晚用君莫笑跟你切磋,怎么样?”

 

“那成。”叶修小同志一拍大腿,乐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关于苏沐秋要练习剪头发这件事并不是一时兴起。

 

有天,沐橙放学回来,掏出来同学借给她的小杂志,轻轻地摇着她哥哥的手,“哥哥哥哥。”

 

宠妹达人苏沐秋心都化了,忙蹲下来将妹妹抱在怀里,声音温柔得叶修抖了三斗抖,“怎么啦,沐橙?”

 

“哥哥,我想剪这个头发,可以吗?”小姑娘乖乖巧巧地指着杂志上的公主头,满脸期待地问道。

 

“啊,我看看呀。”苏沐秋把杂志接了过来,心里却在寻思着,妹妹的头发可不能像他跟叶修一样去巷子口随便理理就成了,五块钱一次,便宜是便宜,剪出来也着实是好看不到哪儿去——好在男孩子的小平头也看不出什么好坏来。

 

若是去大一点的理发店,就怕这个月的生活费——三个人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,白日里苏沐橙去上学,他与叶修打着各种各样的散工,卖碟、看场子、打黑赛、代练——这个月的列表排得满满的,根本挤不出一点时间再去打多一份工。

 

苏沐秋暗自叹了口气。

 

“不剪新发型也没关系的,哥哥,我只是说说。”懂事的小沐橙摆摆手表示拒绝,往苏沐秋的脸上亲了一口。”

 

“不然我把那个代练接了吧,之前那陶轩给的大单子,别等下个月了,我这个月就干了吧。”叶修挪过来,小小声地跟他咬耳朵。

 

“屁话。”苏沐秋用手指往他脑门上弹了一下,教训道,“还嫌睡的不够少是吗?身体熬坏了怎么办,不许,不准,知道了没有?”

 

“知道了。”叶修笑眯眯地瞧他。

 

“不过……”苏沐秋像是想到了什么,露出一个玉树临风、英俊潇洒的笑容,叶修一瞧,暗道不好,准备转身开溜,只听到他笑着开腔,“我们可以自己剪头发呀,沐橙。”

 

“唔,可是哥哥你没有剪过头发呀?”

 

“没事,先拿你叶修哥哥练练手。”

 

 

 

事情的发展,就是现在叶修生无可恋地瘫倒在椅子里,瑟缩着一动也不敢动,生怕苏沐秋这一剪子下去,他的头顶可能会变成一片秃噜皮。

 

“怕什么,精神点。”

 

苏沐秋一脸严肃,正在思考从何下手,被他那样儿给吓了一大跳,活像是自己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似的——配合着自己今天看完场子回来还没撕掉的纹身贴,他仿佛一个要干坏事的大恶魔。

 

“哥,小苏哥,你是我哥,你千万要小心点啊!”叶修欲哭无泪。

 

“弟,小叶弟,我知道了,你可闭嘴吧。”

 

 

事实证明,无所不能的小苏哥也会有他并不擅长的方面。

 

虽说不至于成秃噜皮,也没有少个耳朵什么的惨剧发生——但那宛如被狗啃过的参差不齐的,不能说是杂毛了,已经是块杂草了——叶修顶着个出自小苏哥手笔之下的新时代潮流发型,一时间,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 

“男孩子嘛,不要太在意发型……”苏沐秋也知错了,小小声地道歉,“我认错,我认错,好吗?”

 

“我觉得我应该申请多一个补偿方式。”叶修凄凄凉凉地开口。

 

苏沐秋马上举手投降,“好好好,我答应,什么都答应。”

 

“你坐好。”叶修把他往椅子里一按,抄起大剪刀,连报纸都省了,就要往他头顶上挥舞过去,“一仇报一仇,不能我一个人丑,我也得给你剪回来!”

 

“冤冤相报何时了!谁要跟你一起丑!”苏沐秋满脸拒绝,起身就想开溜,可那挥舞的大剪刀实在是太危险了些,又或者是叶修的表情宛如要把他吃了一般,他想,他终于体会到了叶修的恐惧了。

 

 

 

 

“哎呀!沐秋呀,你俩的头发咋回事啊?”

 

炎炎夏日,院里跟苏沐秋关系颇好的老大爷们招呼他俩一起下来乘凉,一见面,就被那放荡不羁的新新发型给惊了一大跳。

 

“没事儿,我俩闹着玩呢。”苏沐秋阴测测地挤出一个微笑,瞪了身旁的叶修一眼,顶着头顶个同款杂草地儿就去陪大爷下棋去了。

 

叶修毫不在意,笑眯眯地摇着大蒲扇,给身边的小姑娘扇风,“哎呀呀,你哥好凶。”

 

苏沐橙托着腮,盯着他们的头发看了好久好久,然后说,“我还是不要哥哥给我剪新发型了。”

 

“为什么呀?”叶修逗她。

 

“太丑了呀。”小姑娘严肃地望着他,“但是哥哥还是比你好看。”

 

 

 

Fin.


评论
热度(30)

© 手寄七弦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