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阿柒
老年小甜饼爱好者
写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【喻黄】采撷春色-壹




    蓝雨城城南黄府的小少爷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。

    话说这小少爷原是蓝雨富商黄老爷的么子,名唤少天,是这城里出了名的放纵公子。打小祸事诸多,又不爱读书,叫个黄老爷好生气急,成日棍棒与说教齐下。无奈黄少天玩心甚重,生到十六七岁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每每虚心接受,却又是屡教不改。更有一日,趁个夜深人静时,跃上邻居房顶,偷看了人家与媳妇儿的房中好事,啧啧称奇,第二天更是留下一张评头论足的纸条——“胯下之物甚小,其妻不可满足也。”贴于邻居门口,此事传遍前街后巷,成为他人饭后闲谈、坊间趣闻,教人难以抬头。

    邻居到黄老爷跟前好一阵哭诉,听得黄老爷那叫一个怒火攻心,气急之下将黄少天一顿家法伺候,放出话来要将逆子逐出家门。这本是黄老爷的一番气话,谁知那黄少天也是个犟小子,将府内闹了个鸡飞狗跳后,竟立马收拾包袱,连夜翻墙逃走了。

    黄少天生性本就不安分,这下脱离了黄老爷的管束,畅游江湖,竟跟上那鼎鼎有名的采花贼魏琛,喊了声师父,化了名为夜雨声烦,当起个小采花贼来。

    说是采花贼,其实非也。师徒俩打着采花贼的名号,却是只赏花不采花,挑着那些个好看的姑娘、公子,窥视完毕后打了分数贴在人家闺房门前——这不,口口相传,倒成了采花贼来。

    日日采花,黄少天是抱着寻位心爱之人的念想,却无奈那多少佳人,都入不了黄少天的眼。魏琛不止一日用手戳着他的脑袋瓜子,恨铁不成钢地叹道,“你看看你!教我如何说你是好!这李家的姑娘,张家的小公子,许家的小姐,堪称绝色,你要是喜欢,为师定替你抢过来!可你倒好……!”

    黄少天不堪其扰,捂着耳根子,再一次从窗户里跃了出去,身后留下那魏琛气急败坏的骂声来。

    黄少天左逛右逛,颇觉无趣,转入一家茶馆,打算喝起茶来。

    他挥手招了个小二,随意点了几样茶点,而后便端起一碗茶,准备润润口。谁知就在那一拿一放中,他眼一瞥,却见斜对桌不知何时来了一位白衣公子,生得丰神俊朗,风度翩翩,目似星辰,唇边含着一抹淡淡笑意,身旁放着把长虹剑,更显得气宇轩昂起来。黄少天见过许许多多美人,却远远不及见了他一眼,那般气质——将黄少天的心给填满了,心里念着,就是他了,就是他了!

    黄少天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下,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状似不小心,将手上把玩的珠子落了在地,骨碌碌地往男子脚下滚去。男子果然被吸引了目光,弯腰便捡了起来,正疑惑间,便对上了黄少天笑意满满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我方才不慎将珠子滑落,能否请公子还了过来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男子笑笑,轻轻往这边一送,那珠子便稳当当地落入黄少天的怀里。

    黄少天眯起眼睛,对那男子说道,“我见公子一人喝茶,甚是无趣,恰好我也是一人,不知我能否与公子同欣一番?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那人露出一抹狐狸般的笑意。



TBC.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个短篇!大概控制在几篇之内!

讲的是一个小采花贼采花不成反被采的故事~


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手寄七弦桐 | Powered by LOFTER